您的位置: 主页 > 储水与发电兼具却不受待见,看看水力发电的美丽与忧愁

储水与发电兼具却不受待见,看看水力发电的美丽与忧愁

水力发电为不少国家的电力支柱,像是哥斯大黎加等南美国家便通过水力达到近 100% 绿能,瑞典水电发电占比也已过半,只不过未来全球水电计划可能会逐步降低,世界水坝委员会(WCD)2000 年报告指出,这些能储水又用来发电的水坝,已经愈来愈不受欢迎。

根据德国蒂宾根大学(University of Tubingen)的研究,目前全球正运作或计划中的水力发电水坝约有 3,500 座。

研究预估到了 2030 年可能又会再增加一倍,2015 年起非洲与南美洲已经分别计划建设近 100 与 130 个新水坝。而在水坝建设中,各国主要是善用地理优势,运用流经各国的大河来打造水坝,就好比涵盖阿根廷、玻利维亚、巴西、乌拉圭等国的拉布拉他河,亦或是经过中国、西藏、印度、孟加拉的布拉马普特拉河,大河孕育出取多用来储水、发电或是防洪的水坝。

照理来说水坝是个不错的建设,可通过水力发电来提供民生、工业用电,或是改装成抽蓄水力储能系统来调度电力,技术成熟、发电成本低,运作时几乎全无污染物排放也高度自动化,但为什么这些建设愈来越不受待见呢?甚至更有声浪希望能将水电剔除再生能源、乾净能源的行列。

这是因为水坝会排出大量的温室气体。由于非常深,底部会有较多缺氧环境,造成生物的厌氧分解、动植物分解后形成甲烷,先前国际科学家团队研究分析 267 个堤坝及水库后,发现全球水坝、水库每年产生 10 亿吨温室气体,占全球碳排放量 1.3%,当中的 79% 更是温室效应较二氧化碳强 36 倍的甲烷。

除此之外,水坝建立工程也非常庞大,虽然可以创造出不错的工程壮举,但这也让建设过程排出相当多的温室气体,且水坝建设对自然、古迹保育的破坏也是不可逆转,也有许多人因此而失去故居。根据境内流离失所监测中心(IDC)2017 年报告,全球有 4,000 万到 8,000 万人,因为水坝建设而流离失所,当地政府通常也没有做好拆迁户安置工作,这些人往往被边缘化与陷入贫穷境地。

也有研究指出,建设越多大霸,该国的贫富差距可能就愈大。大坝工程跟不少贪腐案件有关,英国萨塞克斯大学(University of Sussex)能源政策教授 Benjamin Sovacool 表示,部分数据显示,会有少数人「暗崁」建设预算 30%、40%,甚至高达 50%。

就算政府做好拆迁安置、也进一步降低环境伤害,但水坝考验不仅如此,毕竟是被国际人道主义法列为「具有高度危险性的设施」的建设,建设成功固然能造就工程界传说,然而一旦出问题,就会危及工作人员、上下游的居民生命安全,不过随着技术愈加成熟,这应属于罕见案列。

因此通常建设水坝不仅仅是能源议题,也会跟社会、国际情势息息相关,因此有监于大霸影响范围相当广泛,以及意识到环境损害,不少国家已经在保有水资源的情况下,逐步降低水坝建设计划,若是想要提高发电量或是电力调度,也会采用改建方法进行改造,像是澳大利亚的抽蓄水电站计划就是采类似规划。

过去数十年来全球再生能源最大主力都是水力发电,而随着分散式太阳能、离岸风电等崛起,水力发电或许也可以换个方向。Sovacool 也表示,目前各国应该要更加关注规模、影响较小的河流发电,而不是大型的水力专案。

延伸阅读:

上一篇:穹顶下的中国,空气污染使太阳能发电量降 15%
下一篇:转战北非中东,聚光式太阳能找到一线生机

您可能喜欢

回到顶部